且行且珍惜

【农坤】你们

*一发完


*如果爱,请深爱。




      “我遇见了最幸福的你们。”


00


       我,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


       我过得很开心。


       我今天心情却有一点复杂,因为他们最后的选择让我不敢相信。


       或许是今天我不太爱笑的模样,平时那个狠狠压榨我的boss放过了我,居然让我提前下了班。


       在公司门口,我瞧着头顶飘落的一片片雪花,竟发呆了,直到人行道的绿灯亮起,身边的人流推着我往前走,我才回过神来,缓缓从人群中穿过,回到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我一头扎进了暖和的被窝里,一直在打架的眼皮也相靠而眠。


01


      恍惚间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猛地回过神来,就看到了一双有星星的眼眸,是我从不会忘记的,而他身边牵着的那个男人低着头,快速的敲击着手机屏幕,他并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


       这让我不难猜出那个低着头的男人是谁,是蔡徐坤。


       我很惊讶,他们怎么能这样毫不伪装就出门?被认出来了怎么办?会不会被推到风口浪尖?媒体是不是又要抓住他们了?那些键盘侠又不知道该怎么喷他们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就这样出门!”暴脾气的我,没忍住,被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气得牙痒痒。


       陈立农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样一句话,他偏头看向同样一脸茫然的蔡徐坤,眼神示意他,‘你认识?’


       蔡徐坤翻了个白眼,什么鬼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瞪了陈立农一眼,‘鬼认识她!’


       我这暴脾气,看着这两个人在我面前眉来眼去,又紧张生怕旁边有人认出他们,我只能一手拽一个人的衣服,拉到了旁边比较隐蔽的货架。开始指控他们两个的不小心……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这个时候你们怎么能出门呢?出门就算了,居然一点伪装都不做!被认出来怎么办?被狗仔发现怎么办?!你们……”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立农打断了。


       陈立农看了蔡徐坤一眼,便看出了两人想法一致,“这位小姐姐,你可能是认错人了吧?我不过是个小摄影师,虽然坤坤是个著名作家,可是我们两个貌似也不太吸引狗仔,没必要做伪装吧?况且,我的蔡先生饿了晚上出来买点好吃的,也是可以出门的吧?”


       这却让我愣住了,什么,什么摄影师,什么作家?陈立农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的话?也不让我大脑休息一下,蔡徐坤皱着眉看向我,不动声色的把陈立农揽到自己身后,这小姐姐不会是看上我家陈先生了吧。


        “小姐姐你是不是最近看了那个记者的报道?我们这才刚度蜜月回来,你就来我们家附近的超市来蹲点,也太不矜持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姑娘看了那篇报道以后,就一直在窥探我的陈先生。农农,我们走!”说罢,蔡徐坤不待我反应过来,就拉着陈立农走远了,走之前还幽幽地看了一眼我。


       站在原地的我,看着陈立农像是再哄蔡徐坤的背影,我看不清蔡徐坤的表情,我知道是生闷气,但即便是这样蔡徐坤也紧紧握住陈立农的手,没有一丝有分开的想法。


       我突然缓过神来啊,说起来,那个记者的原型好像是我自己啊。看着他们幸福的模样,我笑了。然后,周围的景物渐渐开始褪色,直至剩下一片空白。


       梦,该醒了。



02


       我睁开迷蒙的双眼,轻轻一动,一条轻薄的毯子从肩膀处滑落,再看看眼前的环境,我刚刚是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想想刚刚那个梦,我竟忍不住嘴角上扬。


       “莫同学?做什么美梦了?笑这么开心?”一道熟悉的声音再身后响起,我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去看着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蔡徐坤。


       哈???这是怎么一个操作?


       见我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蔡徐坤也有一丝困惑,但他也没有多想,一边穿鞋一边说着,“既然莫同学醒了,就帮老师把桌上的文件拿去给老陈教授吧。我得去和你陈老师去吃饭了。谢谢啦,小学委。”


       学委???我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可是这时候蔡徐坤已经关上了门,我看着桌上的文件发愣有些无奈,算了,就当一次这个学委吧。


       待我起身,我才好好打探一下这个属于他们两个的家,到处都能看到他们的合影,一起选购的情侣拖鞋就放在门口的鞋架上,桌上的杯子是一套的,枕套估计是陈老师母亲亲手缝制的印着陈立农蔡徐坤Q版小人的抱枕,走到没关门的书房前,一边放在陈立农的书籍一边是蔡徐坤的书籍,井井有条的书房,就连洗漱间里放置的漱口杯都是情侣的。


       果然,陈老师和蔡老师很甜蜜。


       眼看着时间就快到啦,我只能不舍得看了一眼他们的家,才急急忙忙赶往小区另一单元的老陈教授家送文件。而老陈教授看到我没有半点惊讶,陈老师的母亲甚至想邀请我一起吃饭。


       不不不,我可不敢。道过谢后,我赶忙跑了出来,就当我还在犹豫去哪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是之前‘莫青’用小号发的贴子,呼的一下,又多了很多人的评论,我有些奇怪,手下意识地点了进去。


      学委的猫:学委大人啊!你怎么不在现场啊!!!


       陈年老醋配香蔡:楼主!!!卧槽!你是不是偷偷帮在陈老师拍视频!为啥不提前告诉我们!


        ……


       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又往下看了几条,不禁愣住了,泪水瞧瞧从眼眶中滴落也毫无反应。


       农坤家的大可爱:陈老师求婚啦!而且这么浪漫!学委大人你是不是也出了一份力啊!太甜了!我粉的cp居然要结婚了!


        ……


       帮蔡老师送文件,没耽误他去赴约的时间,我,应该算出了一份力吧。我笑了,笑出来泪水。你看啊,他们就是这样幸福又美好。


       忽然迎面跑过来一个身影,那人狠狠地撞了我的手臂,一个不稳,手机摔在了地上,我没来得及去看是谁撞到了我,只想着拿起手机回帖子。


       然而,我弯下腰要去拿手机的时候,另一只手先拿起了手机,递到了我的面前。


        “你的手机。”


       陈立农穿着贴身的黑色风衣,内搭的白色高领毛衣抵挡了寒风,他手里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像极了新郎一般。可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和蔡老师在餐厅里,享受求婚过后的美食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接过手机,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陈老师,你怎么会在这?蔡老师呢?”


       陈立农像是没听懂我的话,而是望向了我身后的某个地方,我回过头,看到了自己身后监狱的大门被打开,一个消瘦的穿着一身黑衣的人从那座监牢中走出来。


       寒风凛冽,但我依旧听到了陈立农经过我身边时说的话,“我来接人,我十八岁时爱上的人,也会爱一辈子的人。”


       远处,我看到的是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那一束在皑皑白雪中耀眼夺目的玫瑰被两个人遗忘在白雪之上。我看不到陈立农的表情,但我却清晰地看到了蔡徐坤眼中深深的思念和爱意。


       我大概知道他们是谁了,经历了那么多,后来的你们终于也会很幸福啊。




03


       拨开云雾,我看到的是遍地的向日葵,在这深宫中,只有一个地方会有这样一片花海。我提起有些略长的裙边,走向那座人烟稀少的宫殿。


       “皇上,时候不早了,该上朝了。”一句话从我口中说出来,但我清楚,这不是我说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也因为我这句话,宫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身黄袍洗去了他身上儒雅的气质,有的是一位皇帝的威严和果断,而偏偏最不搭的是他怀里的粉嫩的小兔子。我有些奇怪的看向小兔子,哪哪都觉得这只兔子十分眼熟。


       小兔子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瞧瞧给我眨了一下眼,我?现在兔子都成精了?


       蔡徐坤似注意到我的目光,皱着眉捏了捏兔子的耳朵,“你怎么和他一样,不要乱抛媚眼。你现在是我的了。”


       小兔子像是听懂了,讨好似的蹭了蹭蔡徐坤的龙袍,蔡徐坤拿他没办法,宠溺一笑,“和他真像。”说罢,便抱着小兔子上了贴身总管安排的轿子,往那金銮殿缓缓走去。


       我在站原地,一阵风刮过,吹乱了我的长发,裙摆在风中凌乱,我也听到了,他留给我的话,“别告诉他。哪来的回哪里去。”


       还真是凶啊。


       可,花瓣飞舞,原本宫门前的小宫女不知所踪。


       ……


       蔡徐坤坐在轿子上,恍然想起,那座宫殿,从未有过什么宫女。“常德,刚刚那个宫女是谁?不知私闯禁地是死罪?”


        一旁的常德不解,“皇上,尘缘殿从未有过宫女。刚刚也仅有皇上一人从殿内出来。”


        蔡徐坤不禁皱眉,他明明听到的是一个宫女提醒他该上朝了。他怀里的兔子似乎察觉到他走神,用力蹭了蹭他,似乎在控诉他的走神。见兔子这样,蔡徐坤回过神来,笑着抚摸他的耳朵,“臭小子,跟他一个德行,什么人的醋都吃。”


       小兔子享受着蔡徐坤的抚摸,心里想的是,什么像他,就是我本尊。那个宫女真讨厌,要是她告诉你,就没惊喜了。


       你看啊,他们还是那么美好。



04


       再次醒来,我还是躺在自己家的床上,睁开眼就能看到床头柜上的合照,照片里的两个人,笑得那么甜蜜,那么幸福。


         “为什么……”


       铃声还没响完,我便按下了接听键,“老莫同学,您能不能快点!你还去不去参加婚礼了!别偷懒!”


        “念念女士……现在才五点。我们八点的飞机……”我有些无奈的挣扎着起床。


       而另一头的念念女士都已经打车去机场了,“老莫同志,我先警告你,你的斯斯大哥巷巷妹妹鸭鸭妹……”


       “打住!念念女士!我马上出门,我家离机场近!”我是怕了念念女士的唠叨,赶紧洗漱出门。


      “知道就好,机场等你。”说罢,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慢慢的期待已经出卖了我好心情,我要去见我最想见的两个人了。等我呀!


       哦,忘了说。


       我是去参加我cp的婚礼。


     




————————————————


等我许久的大家:


       很感谢你们能这样等着没有归期的我,我很开心也感觉很幸运在即将要结束的一年里认识了你们。中途,我因为自己的问题不告而别,没告诉任何人原因,在此很抱歉。(啧,有一点官方)


       以后会更文,只是可能不如之前的了,望海涵。评论可能也不能及时看到,但我保证看到了一定会回复的。爱你们!


       愿新的一年,在你兜里有糖🍭,手里有奶茶🍼。(虽然这样会长胖)也希望你不再孤身一人在外💑,愿晴天有人和你一起逛街吃饭旅行🍚,雨天有人为你遮风挡雨🌂,也愿你暴富暴瘦(健康的暴瘦)成为更好的自己👸。如果可以,珍惜现在所有的健康,少熬夜,积极生活,向阳而生。🌻


       如果爱,请深爱。💕


                                                    爱你的莫莫


评论(20)
热度(186)

© 莫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