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珍惜

【农坤】星

*一发完


*如果爱,请深爱


*ooc


“漫漫星河,总有一颗星属于你。”




       迎面吹来的是盛夏里清凉的清风,吹淡了这个城市独属于夏天的燥热,风吹动了白衣少年的衬衫衣角。


       少年双手撑着栏杆,抬头仰望璀璨星河,嘴角微微上扬,一滴泪珠划过眼尾的泪痣让人心疼。


       “原来黑夜的星空是这样的。”真漂亮啊。


       是少年的低喃。


       这一切的画面是那么的美好,如果少年不是坐在大厦楼顶的外围栏之上的话。


       大厦之下的路人对着白衣少年指指点点,有的人觉得惋惜,有的人觉得不过是做戏,在他们看来,这少年就如将死之人一般无二。


       可,少年身后的人可不这样想。


       陈立农看着少年单薄消瘦的背影,狠狠地皱了眉头,他想趁少年不注意,试着慢慢靠近少年。怎知少年突然回过头来,对他勾起了嘴角,“阿sir,你有梦想吗?”蔡徐坤对着年轻的警察轻声问到,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没待陈立农回答,蔡徐坤又重新看着脚下灯红酒绿的欲望之都,“我有啊。”可是,却没有知道,他们也不在乎,没人在乎。


       他的家充斥着冷漠疏离陌生,他的父母每天都在争吵中度过,从蔡徐坤记事起,这个家的争吵就从没断过。父亲和母亲不止一次告诉过他,她是他们唯一的牵挂,他们对对方早已厌倦,却不想让他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蔡徐坤觉得这个理由真好笑,你们愿意互相纠缠跟他有什么关系。


       然后,画笔成了他在父母的争吵中唯一的陪伴,他向往着艺术的自由。他也曾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足够优秀,父母就会因此不再争吵。可当他的父亲在和母亲的争吵不休中,失手打碎了他从艺术大赛上靠自己的画赢来的水晶奖杯,他便对这个家,一点一点的失望了。他不再奢求父母能停止争吵。


       本以为就这样,熬到拿到出国留学的录取通知书就可以结束这样的日子。谁想,他的父亲亲手撕毁了他离开这家唯一的希望。那一刻,他第一次萌生了离开这个世界的念头。终于等到父母出差了,他一步一步,直至坐在栏杆上的时候他竟才能好好看看这个世界。这个时候他才知道


      “这个世界没什么属于我,我也……”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知什么时候陈立农已经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目光里带着坚毅和如黑夜星河里最闪耀的那颗星,一字一字的敲打在他的心上。


       “烂漫星河,总有一颗星属于你。”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拽着蔡徐坤微弱的喘息,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他沉寂已久的胸腔。他连说话都在颤抖,“不,你骗……”




       陈立农却笑了,脱开外套,把一直放在离心口最近的勋章,放在手心递到蔡徐坤面前,“我的这颗,给你。”说着陈立农面上去掉了冷漠,露出了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笑容,“如果你不嫌弃。”


       蔡徐坤看着那么勋章,他虽然不是很懂,但他知道那是用很大的代价才换来的荣誉,一直贴身放在心口肯定是让陈立农很在意的。他红了眼眶,胸腔出处的猛兽冲破束缚,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握住了那枚勋章。


       而陈立农借机,一把把蔡徐坤拽到自己怀中,紧紧环住了蔡徐坤瘦弱的肩膀,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落入陈立农温暖的怀抱,蔡徐坤再也忍不住了,在他的怀里小声哽咽,质问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他只想简单的活着,仅此而已。


       陈立农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蔡徐坤卷卷的头发,另一边轻轻拍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蔡徐坤的背,陈立农的同事见状,立马通过对讲机让医生赶紧到位。


       “没事了,现在有我。”


       这是蔡徐坤昏迷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能从自己的泪眼里,将陈立农的模样深深印刻在心底,而直至昏迷他也没有松开握住勋章的手。


       “农农,这……”军区总医院的医护人员,显然是认识陈立农的人。


       陈立农冲尤长靖摇摇头,然后他扭头有些心疼的看着脸上满是泪痕的蔡徐坤,目光柔软,“没事,现在是属于他的。”


       见陈立农都没意见,尤长靖自然也不好说些什么,让人赶紧送往军区总医院,就快要关门的那一下,却被陈立农一手抓住门板,尤长靖疑惑地看着他。


       “他醒了告诉我,我要回一趟队里。”


       尤长靖给陈立农翻了个白眼,比了个手势示意他知道了,就关上车门,还说不在意勋章。可,尤长靖怎么也没想到,陈立农是对蔡徐坤悄悄上了心。


————————————————————


军区总医院


      蔡徐坤醒了看到眼前白茫茫的天花板,记忆有些混乱,他下意识的拽紧了手掌,但是手心的刺痛唤醒了他的记忆,他张开手,那枚勋章还躺在他的手心。


       他没有拿走。意识到这点的蔡徐坤,笑了,这是那么久以来第一次笑意直达眼底。


       将勋章重新握在手里,蔡徐坤四下寻找着陈立农的身影,一扭头他就看到了门边手里拿着两杯东西的陈立农呆呆的看着他,那个目光,有些,痴汉。“噗”,这下蔡徐坤彻底笑出了声,好可爱的男孩子。


       许是第一次被一个男生的笑容所吸引,陈立农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慌忙中他把手里的奶茶递了出去,直到手臂有些酸,他才意识到面前的人没有接他的奶茶,这下更尴尬了。


      当他想收手回来的时候,蔡徐坤却先一步拿走了奶茶,有些脸红的说了句,“谢谢。”


       蔡徐坤本着试试的心态,试探地喝了一口,口中是他没有尝过的甜蜜,原来奶茶是这样甜甜的,“嗯……挺好喝的。”接着他眯着眼,又喝了一口,直到整个嘴巴被奶茶和珍珠塞得鼓鼓的才放过了吸管,但依旧把奶茶握在手里,完全没有想把它放到桌上的想法。


       本来还有一丝尴尬的陈立农瞬间被蔡徐坤这副没喝过奶茶的模样逗笑了,他直接坐在蔡徐坤的床边,“第一次喝?”


      “嗯!”蔡徐坤下意识的点点头,笑嘻嘻的答了一句,“真的很好喝。”此时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对陈立农已是一种信任的模样,失去了平时的戒备心。


       眼看着蔡徐坤嘴角的奶渍,陈立农也不怎么想伸手帮他擦掉,可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上手擦掉了,这下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还是陈立农先回过神来,陈立农你在干嘛,你的自制力呢?陈立农迅速收回手转头,轻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对了,还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我叫陈立农,他们都叫我农农。”


       陈立农率先做了自我介绍,蔡徐坤眼中一闪,僵硬地回答着他,“阿坤。”


        阿坤?陈立农眉头轻挑,却没说什么。


        “农农。”


       良久过后,两个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蔡徐坤先开了口,划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陈立农觉得,从蔡徐坤口中说出的“农农”,和他们的都不一样,比他们的更轻柔一些,也更好听,虽然还有些淡漠,但却不妨碍他软软糯糯的语态。


       “这段时间,能暂时陪陪我吗?”


      说罢,蔡徐坤带着期待的目光望着陈立农手里的奶茶,不知为何,他始终没有办法直视陈立农。他眼睛里的温暖,让蔡徐坤觉得自己的暗黑无处可藏,但他又忍不住想靠近。


       “好啊。”


       陈立农想也不想就答应了,正好他上一个任务完成有三个月的假期。


       这倒是让蔡徐坤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陈立农会一口答应,是出于对一个陌生人的不忍还是别的。或许他对别人也这样?这样的念头,让蔡徐坤情绪再度低落。


       也不知怎么的,他有些赌气的拽紧了手里的勋章。“勋章,也是我的了。”他想,或许陈立农是想要回勋章才这样吧。他赌气地说出这番话。


       “它,本来就是你的啊。”




       陈立农把蔡徐坤的反应看在眼里,他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那副生怕他把勋章要回的画面,简直是要萌出血。啊,不行啊,陈立农你淡定,对方还是个学生呢。啧,怎么那么小。


       蔡徐坤是不是知道陈立农心里是这样想的,他一直沉浸在陈立农的话语中,他,好像有一点不像自己了。


       打破这个美好的气氛的还是前来查看蔡徐坤的尤长靖,“那啥,咳咳咳,病人要检查了。无关人员请离开。”说罢,瞟了一眼陈立农以及蔡徐坤手里的奶茶。


       这让陈立农不得不先离开病房,离开前,他转身揉了揉蔡徐坤头顶被风吹动的呆毛,“等你好了,带你去玩。”


       没等蔡徐坤反应过来陈立农再一次摸了他的头,就让尤长靖赶了出去。


       陈立农听着身后“碰”一声关上的门,“啧”了一声,啊,不就是把你要的奶茶给了阿坤吗?至于吗?况且阿坤开心,不是更方便恢复吗。陈立农耸了耸肩膀,离开了军区总医院,他得好好计划这三个月要带阿坤去哪玩了。


       一个星期之后,当蔡徐坤好得差不多可以出院的时候,陈立农依言来医院接他。但在车上看着越来越不对的景色,蔡徐坤才转头不解的看向陈立农。




        “农农,我们去哪?”


       陈立农冲副驾驶上的人眨了眨眼,“带你回家。”


 

       “啪”


       蔡徐坤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直紧绷着那根弦,断了,断得彻底。干嘛要带他回家,他明明自己也有住的地方,他家里会有他的家人吗?他什么都没带,会不会不好?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蔡徐坤红了脸,转头看窗外的风景,不再搭理陈立农。


       从镜子里,蔡徐坤的反应尽收陈立农的眼底,他也没解释什么,由着小猫独自在那胡思乱想。


      小猫内心:喵,没事的,借宿一晚而已。


       可是当他真正的来到陈立农家门前的时候,蔡徐坤发现,其实没他想得那么容易。他有些僵硬地伸手拉扯着陈立农衣服的一角,“那,农农啊,我……”


       陈立农知道蔡徐坤在想些什么,他给了蔡徐坤一个灿烂的笑容,示意他不用紧张。


       “阿坤,我家只有我一个人。”


       明明是无心的一句解释的话,却压抑着蔡徐坤的胸口隐隐作痛。他便不再说些什么,安安静静地跟在陈立农身后进了门。


       简洁干净的装修风格,和陈立农本身一样,干干净净不带一丝杂质,这让蔡徐坤站在门口有些不安,他不是该污染这个地方。


       陈立农并没有回头,而是先进了厨房,“阿坤,你现在客厅坐着,我去给你到点喝的。”


       可是蔡徐坤想逃,当他看到客厅里露出的一家三口的照片,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想落荒而逃,可是脚边温热的触感唤回了蔡徐坤的理智,他低下头,看到一只狗狗趴在他脚边,尾巴摇得欢快。


       这触及了他心底的柔软,他蹲下去,慢慢的抚摸狗狗的柔软的金毛。


       “他叫大黄,陪我很久了。我不在家的时候,尤长靖,啊就是那个医生,他会帮我照看大黄。”陈立农拿着早就买好的奶茶从厨房里出来,看到这温馨的一幕,脸上的笑容渐渐温柔。


       他没有说,大黄曾经是军犬,他很少那么主动的接受陌生人的触碰。看来大黄也很喜欢阿坤呢。


       蔡徐坤心中的紧张被缓解了不少,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大黄却奔到了陈立农的脚边,讨好似的蹭着陈立农,这惹得陈立农笑得更开心了。陈立农揉了揉大黄,指了指他的狗碗里的狗饼干,大黄瞬间就抛弃了陈立农,这让陈立农颇为无奈。


       看着陈立农刚刚揉大黄的动作,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他好像在哪见过。还没等他想起来,陈立农已经坐在他旁边了。


       “我爸妈走后,就只剩大黄一直陪着我了。说起来,他还是我的家人。”那些难以入眠的日子,多亏他的陪伴,以后,或许还得多只猫。陈立农就这样看着蔡徐坤,他早有打算。


       许是陈立农的目光过于炙热,蔡徐坤感觉自己耳朵有些发烫,“农农,我有点饿。”这个时候只能转移话题了。


      “好。我去给做好吃的,我可是不轻易下厨的。”说着,陈立农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走之前仍不忘揉乱他的头发。


       蔡徐坤气鼓鼓地瞪了陈立农的背影,陪大黄玩了一会儿,蔡徐坤觉得有些无聊,就想去看看陈立农是怎么做菜的,不是偷偷看菜谱做的吧。


       他站在厨房的门口,想一探究竟,但是陈立农高大的身影完全挡住了他。


        “想帮忙?”


       陈立农突然出声,有一点吓着蔡徐坤,他结结巴巴地接话,“你你你,别这么突然。”说归说,但他还是走进了厨房,站在陈立农身后,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的。


       却不想被陈立农堵住了去路,“小馋猫,乖乖等着。”甚至亲昵地捏了把蔡徐坤的脸,这让彻底愣住了,陈立农借机把他推出了厨房,关上了门。


       蔡徐坤有些不可置信的摸了摸刚刚陈立农捏过的地方,很怪异的感觉,他竟然没有觉得不舒服。他一向不喜别人的触碰,可,他对陈立农?一时间蔡徐坤不明白自己心里到底怎么想的的。


       不用多久,陈立农就做好了。蔡徐坤被陈立农带到餐桌前,不是什么大餐,都是一些家常菜,简简单单的三菜一汤。


       可仅仅是这么样,也让蔡徐坤觉得那么不真实,这明明是他期待已久的平淡生活,和爱的人有一个家,养一只宠物,做一顿家常便饭。当它真的到来的时候,蔡徐害怕这一切都是幻觉。


       “阿坤,吃呀!是我做的不够好吗?”


       陈立农吃了一口排骨,味道没问题啊?再喝一口汤,刚刚好啊?他不解为何蔡徐迟迟不动筷,是不喜欢吃这些吗?


       蔡徐坤快速收拾了一下情绪,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不是的,很好吃。”


        陈立农笑了,蔡徐坤不自觉地笑了。


       一顿饭过后,陈立农带着蔡徐坤牵着大黄到家附近的江边散步。陈立农在给蔡徐坤讲着自己小时候的糗事,惹得蔡徐坤频频发笑,也吸引了路人羡慕的目光。


        蔡徐坤笑得脸有点疼,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啊!尤长胖那个吃货老爱来我家蹭吃蹭喝,我哪里甘心,后来我一忙就把大黄丢给他。每次溜大黄,他半条命都没了。哈哈哈哈”陈立农依旧在说着一些趣事。


       而蔡徐坤却被长椅下微弱的猫叫声所吸引,“农农,那有只猫诶!”他慢慢走到长椅边,把纸箱拖了出来,果然一只奶白的小猫正怯生生的看着他们两个。


       蔡徐坤喜欢得紧,他把手中的牛奶撕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放在了小猫的面前。小奶猫试探了两下,才敢慢慢的喝。


       蔡徐坤温柔的看着小奶猫,而陈立农温柔的看着蔡徐坤。“阿坤,带回去我们一起养吧。”


       陈立农牵住了蔡徐坤的手,蔡徐坤一愣,但他还是站起来摇摇头,然后回握陈立农的手,笑着说,“不了,以后我们经常来看它吧。等它长大了,让它自己选择。”


       听到蔡徐坤这样说,陈立农也没再提,而是有些欢喜的牵着蔡徐坤的手,“阿坤,你的手真软。”


       “农农!你再说就别牵了!”蔡徐坤羞红了脸。


       “好好好,我不说了。”


       今夜不知是谁温柔了月光。



————————————————————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陈立农带着蔡徐坤去吃各种好吃的,去各种好玩的地方。偶尔他们也会在家做饭,陈立农的那几个兄弟也回过来蹭饭,也就顺其自然的把蔡徐坤介绍给了他们。


他们是知道陈立农的,也没说什么。一来二往,大家也跟蔡徐坤熟悉了起来。


偶尔陈立农和蔡徐坤也会去那只小奶猫,也不知怎么的也没人把它带走。


一直到这天早上,陈立农接了一个电话后,脸上鲜有的没有露出笑容。蔡徐坤知道,陈立农要归队了。他没办法假装若无其事,他在陈立农的怀抱里赖了很久,直到陈立农不得不离开。


“阿坤,等我回家。”


临走前,陈立农轻轻吻了蔡徐坤眼尾的泪痣。他把蔡徐坤的手放在了现在在蔡徐坤心口的那枚勋章,“它会保护好你的。”


“农农,我等你,你一定要回来。”


蔡徐坤忍住眼眶里的泪水,强忍着悲伤。


“阿坤,再见。”


当时陈立农永远不知道,这是他最后见到他最爱的阿坤,他直至离开,也没能知道,他的阿坤,叫做蔡徐坤,是他击杀目标的儿子。


陈立农归队的那天晚上,蔡徐坤把小奶猫抱回来了家,他脚边是年纪大了不怎么爱动的大黄,怀里是被他和陈立农喂养的很好的小奶猫。他现在整个人都在害怕,他感觉他要失去这一切了。


“小奶猫,你的名字等爸爸回来再取吧。”


可是,等不到了。


一个月后,家门铃被按响,蔡徐坤无神的眼中顿时清醒过来,是,是他的农农回来了吗?可是陈立农怎么会不带钥匙呢。


蔡徐坤带着期待和疑惑开了门,而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尤长靖。尤长靖冷着一张脸,把一个军绿色的盒子递给了他之后,只留下两句话。


“他让我给你的。还有”


“我恨你。”


……


夜晚,蔡徐坤对着那个打开的盒子哭得泣不成声,那里面躺着的是一枚荣誉勋章,但蔡徐坤知道那意味着

什么。


意味着,他永远失去那个与他而言最重要的人了。


农农啊,你是不是一早就发现了,发现其实我是故意接近你的,所有你才用这样的方式报复我。


农农,你不是说你一定会回来的吗?你不回来谁给小奶猫取名字?你不回来,谁给我做饭谁照顾大黄?


农农,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蔡徐坤后悔以这样的方式换取自由。他不该答应他父母,带着目的接近陈立农。是他啊,都是他害得!


跳楼的是蔡徐坤父亲安排的,小奶猫也是,那不过是他们传递消息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接近陈立农,从他这拿走可以威胁父亲的U盘。可是,父亲明明答应他会放过农农的!


农农,你把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颗属于我的心拿走了,你要我怎么活下去。


……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蔡徐坤才从陈立农另一个兄弟那里知道,陈立农一直都知道他带有目的,只是不舍得伤害他。所以他,才接下这个任务,因为他一直以为他的阿坤是被坏人威胁的好人。


而且最开始陈立农送给他的勋章,其实是他爸妈缉拿走私团伙,用命换来的勋章。尤长靖送来的那枚是陈立农第一枚勋章。


蔡徐坤摸着胸前被他挂在脖子上的像星星一样的勋章,眼睛看向窗外的蓝天,像是看到了那个爱笑的大男孩。


“阿坤,以后我所有的荣誉勋章都给你。”


“好啊。”


两个男孩的声音渐行渐远。


……




烂漫星河,总有一颗星属于你,它会一直守护着你。


——end


评论(21)
热度(241)

© 莫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