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珍惜

【农坤】残缺 5.

玻璃心慎入!




五、



      陈立农伸手挡住透过玻璃进入店里的落日,坐在H大附近的一家奶茶店里,陈立农漫不经心的搅动着面前杯子里的奶茶,放在桌上的手机不断在闪屏,是范丞丞他们发来的消息。但陈立农现在没心情看,他只知道他现在想一个人静静。他没有看比赛,蔡徐坤出场没多久他就逃了,他不敢也不想。



       他以为蔡徐坤已经去做交换生了,他怎么没有去,不是说那是他梦想吗?篮球啊,他的手不是只有钢琴键能配得上吗?那个人怎么会让蔡徐坤去打篮球,如果他放弃钢琴,那么他这两年的离开算什么?




       陈立农搅动奶茶的手停了下来,算了吧,既然答应了别人不能出现在他面前,不能打扰他的生活,那还是离开吧。只是要对不起他们了,说好要陪他们聚聚,看来没机会了。




       拿起手机,陈立农发现外面的天居然有要下雨的节奏。陈立农眉头紧皱,但很快就松开。烦闷的H市是该下一场雨,清一清空气中飘浮的灰尘了。问奶茶店的工作人员借了一把伞,陈立农走出了店铺,他有些烦躁,想走一走。




       夜晚,H市下起了暴雨,陈立农没走多远就被迫回家了,雨势太大了。回到范丞丞暂时给他住的小区楼下,陈立农停住了脚步,不远处,一个少年穿着单薄的球衣在小小的屋檐下躲雨,可雨势过大,少年的衣服还是被淋湿了。陈立农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在想要不要继续躲着他。



       然而少年却没给他躲的机会,少年一看到他,眼睛里有着光,然后猛的冲进雨中,再扑进陈立农的怀里,紧紧抱住他,“农农,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陈立农单手环着蔡徐坤,将伞倾向蔡徐坤身后,帮他挡住磅礴大雨。蔡徐坤没有松开陈立农,而是笑眯眯的看着陈立农,“我不知道你在哪,我就逼范丞丞告诉我你家的地址。嘻嘻嘻,我是不是很机智。”




      看着蔡徐坤的样子,陈立农心口微微犯疼,这个傻子,难道就不知道顺带威胁范丞丞给钥匙么,这么傻乎乎的等在这种不可以挡雨的地方。“先上去,换身衣服吧,别感冒了。”



       蔡徐坤很想笑,开怀大笑,农农还是原来的农农,舍不得他生病。蔡徐坤心情很好的跟着陈立农回到了家,一进家门,陈立农就赶蔡徐坤去洗澡,而自己就随意换了一身家居服,然后到厨房给蔡徐坤煮姜汤。



       蔡徐坤和陈立农身型相似,所以陈立农的衣服,蔡徐坤穿起来也不是很奇怪。蔡徐坤洗好澡出来,正好看到陈立农带着围裙给他煮姜汤的时候,他忍不住从背后抱住了陈立农。


      “怎么了?不舒服?”其实被蔡徐坤抱住的那一刻,陈立农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担心蔡徐坤那容易生病的体质。



       蔡徐坤没有说话,摇摇头。“农农,我好想你啊!”



      这一句想你,击垮了陈立农所有的防备。他将火开到最小,然后扭头对着蔡徐坤没有一丝犹豫的准确的吻上了蔡徐坤。有一种淡淡的烟味,在唇舌中弥漫。陈立农的吻极具占有欲。就在一瞬间,蔡徐坤的呼吸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他,辗转厮磨寻找出口。他们很久没有这样无所顾忌过了。



       直到汤滚的声音想起,陈立农才放开蔡徐坤,然后眼里笑意弥漫。陈立农放开蔡徐坤的那一刻,蔡徐坤有些脚软,面带潮红。“哥哥乖,先去客厅坐着。”



      久违的一声“哥哥”,让蔡徐坤没反应过来。陈立农有些好笑,两年不见,哥哥怎么越来越容易害羞和犯傻。“哥哥。难道还想再来一次?”陈立农轻轻在蔡徐坤耳边呼气。


    
      蔡徐坤反应过来,立马跑出了厨房,“不用了!我在客厅等你好了。”看着蔡徐坤窘迫的背影,陈立农不禁有些好笑,然后他给蔡徐坤盛了碗姜汤。“先把汤喝了,你再问你想问的吧。”




       见陈立农这样,蔡徐坤也不好多说什么,就开始小口小口的喝着汤,时针滴答转,两个人却都没有打破沉默。蔡徐坤终是忍不住了,觉得自己找点话题,“没想到你居然去了LA学习。”



    “我以为你也会去,在那等了两年,你还是没有来。”陈立农手拿着杯子,没有看着蔡徐坤,而是拿手指指腹轻轻摩挲着杯子的边缘。


       蔡徐坤愣住,“我放弃钢琴,是我想看看你什么时候回来管我,然而你没有。”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怎么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那么有勇气的手牵着手,告诉他妈妈,他们不能没有彼此。



     “哥哥,我们都不小了,别再让家里人担心了。”陈立农放下手中的杯子,直视着蔡徐坤,“好好学钢琴吧,别浪费你的天赋和阿姨对你的期望。”


       蔡徐坤突然觉得他的坚持很可笑,“陈立农,是不是在你眼里,我还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在跟大人怄气?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不再和我一起携手解决我们面临的困难了。”

       “不是的,哥哥。我从没那样想过。”陈立农有些无力,胸口的疼痛迅速蔓延,他也好想永远和哥哥在一起啊,可是他们之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隔着万水千山。

       蔡徐坤稳定心绪,他早知道陈立农为什么离开了,可他就是执着的想从陈立农口中听到,他不是因为不爱他才离开,他是因为太爱他,不想他受伤才不得不离开。。“陈立农,如果不是为了王梓琪,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开?”

       陈立农早就料到蔡徐坤会问这个,不禁嗤笑,“看来阿姨什么都没跟你说啊。”他依旧记得那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时那种高傲。“不管是为了什么,我们终究还是分开了,不是吗?”

      蔡徐坤想的不是这些,他不在乎他们之间分开了多久,他想要的不过是陈立农能亲口承认他还爱他。


    “哥哥,你为什么没去学钢琴?那不是你的梦想吗?”陈立农突然说起这个。蔡徐坤愣了一下,想也没想就说,“没有你,钢琴不是我的梦想。我的梦想一直都是你。”


       陈立农笑了,可笑里不是开心,是苦涩。“可你说过,你希望未来有一天能让所有人都认可你的琴声。我现在都记得你当时说这句话是眼睛里闪烁的光,是那么让人想守护。”


      “可是,那样的未来是残缺的,没有你的未来就没了意义。”


        良久的沉默,陈立农笑了笑出了眼泪,“原来都是我们在自以为是的以为我们在为对方好,却忘了我们想要的不过是能陪着对方而已。”陈立农抹掉眼角的泪,背对着蔡徐坤,声音有些冷漠,“雨停了,你走吧。你妈妈还在家里等你。”陈立农不再看向蔡徐坤,有些东西已经改变不了了。


       蔡徐坤想不到陈立农会这么决然的赶他走,他顿时就火了,他揪着陈立农的衣领,“陈!立!农!你把话说清楚!你以为我是谁,挥之即来呼之即去吗?”可他看到陈立农那双红红的眼时,所有的火气都降了下去,他的小朋友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理性了,可是他的小朋友也会难过啊。



       陈立农轻易的把衣领从蔡徐坤手里扯出来,然后伸手轻轻抚摸蔡徐坤如婴儿般水嫩皮肤,脸上依旧是他最甜的微笑,“蔡徐坤,你醒醒吧。你妈妈在等你,我,不值得。”说着陈立农的身影渐渐变淡了,最后消散在空气中,蔡徐坤绝望嘶吼,“不!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


病房中,
 

      蔡徐坤被惊醒,他一醒,也惊动了床边的人,王子异看着蔡徐坤失魂落魄,双眼空洞,眼睛不断的留着泪样子,心里难受,然后对着外面大喊一声,“阿姨!西西!坤坤醒了!”



      所有人听到王子异的呼喊,都涌进了病房,然而蔡徐坤都没有感觉,他只知道他的农农不要他了,农农不要他了。“宝贝,你清醒点,我是妈妈啊!”蔡徐坤妈妈早已溃不成军。要不是今天范丞丞他们去看望陈立农,发现了昏倒在一旁的蔡徐坤,可能蔡徐坤就要有生命危险了。她不敢想象没有儿子的生活。


      蔡徐坤渐渐回过神来,“妈,我求你了,求你好不好,我以后一定好好学钢琴,都听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你能不能把农农还给我,把我的农农还给我!!!啊啊啊!农农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你说话不算数!”



       病房里的王子异,范丞丞等人,都不忍心的扭过头。尤长靖更是没忍住泪水,林彦俊只能把他按在自己怀里,轻声细语安慰他。范丞丞甚至在想,陈立农,你怎么那么狠心,你怎么丢下我们这群兄弟走了,你怎么忍心坤坤一个人!


       其实那年,陈立农根本就没有回到H市,陈立农所乘坐从LA飞往H市的航班因为事故坠毁在大海深处,无一生还。所有的所有都是蔡徐坤自己的梦境,都是他的幻想。


       蔡徐坤冷静下来后,笑着告诉他们,陈立农要他好好活着,把他的份也要好好活着,可是蔡徐坤真的做不到,自从那个晚上遇到陈立农开始,他就知道,他的未来一定得有他。可现在老天是在跟他开玩笑吗?为什么要抢走他的农农!


       没了陈立农,他的人是残缺的,人生也是残缺的。即使活着,可他的心将会永远不会完整。蔡徐坤不是没有想过,去找陈立农,可是看着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的妈妈,他又忍下来了。他不能走,他要照顾自己的妈妈,还有照顾好陈立农的妈妈,他不能撇下她们不管,不然以后见到农农,农农一定会生他这个哥哥的气的,会不理他的。


       陈立农,你等着,我一定会去找你的,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下次,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你。





        不好意思,我其实原定的结尾也是悲伤的。可能有人觉得烂尾,可是很抱歉,我一直就想写一篇BE。(结尾比较匆忙,可能会烂尾,十分抱歉。)

评论(9)
热度(185)

© 莫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